新闻中心

玉林羽毛画 苦寻传承路

发布者:betway体育-必威app-必威官网登录 浏览70次 【2020-04-19 07:39:03】

  用禽鸟的羽毛作为主要原料,由画师纯手工在纸上作画,经过30多道工序后“画出”奔腾的骏马、游走的小虾以及秀丽的风景等,栩栩如生…… 这就是玉林羽毛画。

  玉林羽毛画是我国羽毛画三大流派之一,闻名全国,也是岭南派羽毛画的唯一代表,入选玉林市第一批、自治区第六批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是玉林羽毛画发展的鼎盛时期,产品漂洋过海远销亚欧美洲国家。如今,玉林羽毛画虽辉煌不再,却以一种特殊的方式延续传承着。

  日前,记者走进了我市唯一一家生产制作羽毛画的企业——玉林工艺美术厂,深入了解了玉林羽毛画的历史、现状以及传承保护的情况。

  玉林工艺美术厂位于玉州区五中附近。在美术厂生产车间里,多名工人正在专心地制作羽毛画,车间约40多平方米,四周墙上挂满了制作好的羽毛画,画中飞禽走兽神态逼真,精美无比,车间中央是工作台,在靠墙一侧,分门别类地堆放着禽鸟羽毛以及制作画框的木料。

  在该厂工作了30多年的李普新,现为玉林羽毛画第五代传承人。李普新向记者介绍:“玉林羽毛画主要分为平贴和半立体两种。”

  据了解,一般手工制作一幅羽毛画主要经过画稿设计、选择处理羽毛、剪贴、修整、装裱等过程,作画用的羽毛主要来自鸡鸭等家禽以及人工饲养的珍贵飞禽,如孔雀等。平贴画所用羽毛大都是原色,只有半立体画才用极小部分羽毛染色。“以前,制作羽毛画是流水线作业,每个工人负责一个生产环节。”李普新补充说,现在是一个人完成所有剪贴的环节。

  记者拿起一幅题为“飞鸟出林”的平贴羽毛画,乍一看,跟一般的笔墨山水画无异,只见长势茁壮的竹林中,一群飞鸟呼啸而出,直奔天空,甚有气势,飞鸟动作刻画到位传神,精美绝伦。靠近仔细看,才能看清其中的“笔墨”原来是禽鸟的羽毛。

  “现在我们厂总共有10多个人,其中生产工人6人,几乎不对外接生产订单。”玉林工艺美术厂厂长雷春源表示,其实就是以生产的方式让制作羽毛画这种技艺传承下来,这真实反映了玉林羽毛画现在面临的窘境。

  雷春源从参加工作到现在,几乎就没离开过玉林市工艺美术厂,对美术厂和羽毛画有着深厚的感情。雷春源介绍,玉林工艺美术厂成立于1956年,拥有悠久的羽毛画生产史,从1965年实现第一次出口羽毛画开始,到上世纪七十年代发展鼎盛时期,该厂生产的羽毛画远销日本、新加坡、加拿大、法国、美国等60多个国家和地区,为国家创造了大量的外汇。

  “但是进入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由于多方面的原因,玉林羽毛画发展陷入困境。”雷春源回忆说,首先国家相关法律禁止购买野生珍贵禽鸟的羽毛,原料供应严重不足,现在所有羽毛均为人工饲养所得,产量有限;其次是成本问题,一般制作一幅中等大小的羽毛画需要2个月左右,耗费大量的人工,所以,每幅画成本至少四五千元,多则数万,社会需求量急剧减少。此外,受到其他画种的冲击,玉林工艺美术厂一度停产,工人解散四处谋生,羽毛画制作技术濒临失传。

  2001年,雷春源被选为玉林市工艺美术厂厂长。为了拯救玉林羽毛画,雷春源决定重启生产,于是四处寻找动员熟练的工人回厂上班。周怡、蒋宗流、李普新等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回到厂里上班的。周怡、蒋宗流两位大师坚持了十几年,屡创佳绩,功不可没。2015年,李普新因在羽毛画制作上“做工精巧、构思独特、敢于创新”获得了“玉林市工艺美术大师”的称号,现在是厂里的技术顶梁柱。

  由于几乎不对外接单,工人工资以及工厂日常运转全靠厂里出租闲置厂房收取租金勉强维持,以及一些部门的赞助,这种方式从复产开始一直延续到现在。“现在有订单也不敢随便接,因为怕找不到制作原料,有时候一大箱羽毛也找不到几根合用的。”雷春源道出了玉林羽毛画生产的真实情况。

  羽毛画传承面临的问题不仅是资金,还有个重要因素--人才。“因为市场萧条,现在很少有年轻人对羽毛画感兴趣。”李普新说,学习羽毛画制作,兴趣爱好很重要,并且需要一定的定力和艺术修养。现在,厂里的人员大都是中年以上的人员,很难看到年轻一代的身影。

  为了吸引和寻找合适的年轻人前来学习羽毛画制作,现在该厂坚持常年开展传承活动。“值得欣慰的是,现在厂里有了几位年轻的工人。”在生产车间,李普新指着一位二十出头、名叫黎婷的工人说,这位年轻人对羽毛画非常感兴趣,并且表现出很高的天赋,上班两个多月就能独立制作出比较简单的作品,现在是厂里的重点培养对象。

  与此同时,为了唤起更多人对玉林羽毛画传承的关注,近年来,在自治区轻工部门、玉林市委宣传部、市文新广电局、市二轻联社、玉州区二轻联社等部门的大力支持下,玉林市工艺美术厂积极组织产品参加区内外各种展会以及比赛,连获大奖,其中《飞鸟出林》获2018年第53届全国工艺品交易会“金凤凰”银奖,《繁荣昌盛》孔雀画获得了2019年第五届全国工艺品交易会铜奖,《鸟语花香》获得了广西“八桂天工奖”金奖。记者看到,厂办公室堆放着一大摞荣誉证书,是厂里组织参加各种比赛获得的。

  雷春源表示,不求重塑以前产业化的辉煌,只求羽毛画不要断了传承,让这种玉林本土的文化艺术得以发扬光大,“我不知道这种传承方式还能维持多久。”雷春源表达了对玉林羽毛画未来传承的忧虑,希望更多的力量加入到羽毛画的传承保护中来。

  原标题:这种玉林本土文化艺术曾一度辉煌,产品远销亚洲、欧美国家,如今,却要靠闲置厂房租金以及部门的赞助艰难维持,后继人才匮乏,制作技术濒临失传—— 玉林羽毛画 苦寻传承路